学习指南
当前位置:首页 - “构建和谐社会 弘扬中华文化” 第二届青岛企业家论坛
 
 

2009年山东青岛企业家交流会(第二届)
-《弟子规》学而时习之成果的启示

胡小林先生主讲(第二集)  2009/5/4 中国山东青岛 

    真的不好意思,占大家这么长时间听我在这。听完周泳杉老师的课,最后眼泪就下来,大家知道为什么我本来是真的不想讲,我也不是吃这碗饭的。而且企业今年情况这么不好,这种状态这个船开的不是顺风船。为什么我愿意来这儿?我一想到我找到了忏悔、改过的这把钥匙,我不到青岛来给大家说,我小的不够意思。大家利用五一节的期间到青岛来学习,图什么?说白了图幸福。现在我们因为没有智慧,因为不改过,因为不认真学习经典,学而时习之太苦了,身体有疾病,精神有疲劳。我自己就得过很重的焦虑症,我得到重到什么程度?晚上失眠,两段式睡眠,夜里三点钟起床。三点钟起床轻则自责,检讨自己,这一天又跟爸爸妈妈发了脾气,我怎么这么差劲,今天又数了妹夫。我发脾气,发完脾气到夜里就后悔,后悔就自责,最后重重重就重到想自杀,所以我是一个从自杀的边缘过来的人。大家觉得您还自杀?您算了!您客气,你们家那么有背景,共产党的高官显贵,你自己研究生毕业,儿子你也有了,这么多的身家,这么有钱又当老板,您得焦虑症,那谁不得焦虑症?
我回想我这一生,从1974年插队开始,我就在追求幸福。什么是当时的幸福?只要能把农村户口改成北京户口,我就幸福,回城。哪怕让我到公共汽车上卖票,哪怕让我到北京二商局菜市场卖菜,也比农村强,一天两毛六。1976年小平同志解决四人帮的问题,可以回城了,回城之后,给我分配到了通县法院刑庭搞速记员。我这家里都是很有事业的人,爸爸、妈妈、亲戚都是为党、为人民,做出了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人,我心目中我特别向往他们,我想当他们。我想能够掌握权利,能够挥戈天下,横刀立马,为祖国、为人民立下汗马功劳。我不甘心于在通县刑庭,什么这个人强奸,什么那个人偷鸡,搞那个速记员,我觉得特别不幸福。每天一到法庭的时候,我的头就晕,我那高血压就那时候得的。你每天面对犯人,给大家讲个笑话,我骑着摩托车到法院的监狱去念判决书,「如不服本判决,在接到本判决书之日起,十日内可向本法院上级法院提出上诉。」你上诉吗?我不上诉。那你就服从本判决?我不服。我说你不服,你就得上诉。我干嘛上树,那是我小时候干的事我上树,我这么大了我干嘛要上树?我对你们这我不服,为什么要逼着我上树?我说你弄明白,我们可不是要你爬外边的树,我说你要上诉不上诉?那个那我上。你废什么话我说你这儿?我就成天跟这些人打交道,连上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同志们,当年的胡小林三十年前!
    然后小平同志恢复高考,这一股春风,就觉得上大学是最幸福的人,考上大学。第一次恢复高考通县第四名,就考上,考到了安徽合肥工业大学。上了大学找了对象,这两口子挺甜蜜。快到分配了,傻眼了,系主任找你,那时候还叫指导员。说你们两人不可能一块分到北京,没那么多指标,只给一个。你们两人要想在北京成家,有一个人必须自己解决。那我就得考研究生,我就考研究生。那就解决了户口,当时觉得只要能回北京,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成家立业,能在北京工作。其实我对研究生并没有什么兴趣,我就是想着回北京过日子。当时的幸福又发生变化,不是上大学,是要回北京过日子。上完研究生之后这是1982年,到了1985年,那个时候外汇券、侨汇券,资产阶级的香风都吹进来,自己的羡慕,罗马尼亚家具,电冰箱,洗衣机,佳能照相机。没钱真苦,你想研究生,一个月三十六块钱多苦!住在筒子楼里头,拿那煤油炉做饭,然后又有了小孩,当时就觉得这没钱真不幸福,一定要挣钱。觉得自己的幸福又发生了变化,觉得一定要挣钱。
    然后正好那时候各个单位搞三产,所谓三产可能很多年轻的朋友不知道,就当时国家有很多事业单位,事业单位是靠行政经费,是没有钱的,是没有额外的钱,都是国家通过财政体系拨给你们的。办三产的意思无外乎就是说这个企业,我当时研究生毕业以后,分配在兵器工业部,这个计算器应用技术研究所当室主任,我当时三十岁。三十岁完了以后,那时候到第三梯队,这领导想培养我,觉得我这挺能白活的。你看我到这一说你们大家都特高兴,我二十年前就这德行,领导挺喜欢我的,挺殷勤,会做人,招人爱。这么着就是没钱,没钱完了以后正好办三产,我就跟领导说「得了,咱们所里正好开公司,我去开公司去得了。」领导就把我开到公司去,这一下子就踏上不归途!然后开了公司,给所里挣钱。挣到最后,我记得好像是那个时候是1986年,1986年完了以后就想出国,因为有钱。因为它是承包的,这所里把公司给了我,我一年上缴利润多少钱,剩下全是我的。这有钱了,这时候中国对外改革开放,就愈来愈频繁,那部里就派我去出国,因为我英文不错,说你小子也学计算器的,搞物理的、搞计算力学的,你带了代表团到国外去买计算器。
    这个过程一出了国就晕了,乖乖,那没抹布,全是餐巾纸,我的天!那喝水都是矿泉水,哪像我们这烧开水。我不怕大家笑话,我那个时候一九八几年出国的时候,我那军大衣带到那儿,我一天都没敢、不好意思穿,这么难看的衣服能穿得出去吗?还穿军大衣。就那样我到纽约,高速公路,摩天大楼,然后那种那种太富裕了,我当时想得了,什么是最幸福?出国!哈哈这又变了。底下我那秘书今天也来了,帮我记着,这第几次变了,又改变方向了,就觉得什么都不如出国,出国是最幸福的。得了,削尖脑袋,出国很费钱,搞保函,搞大学通知书,教授推荐信,考GRE,考托福。那时候还没GRE,考托福,考上了到了加拿大,老婆孩子往那一安,到了加拿大不到两个礼拜觉得太孤独了。这个地方好,除了取垃圾的,一个人都见不着!这一天一天的,好家伙真有钱,买了个house,买了一个别墅。这人来取垃圾我拉着人家聊半天,他说「对不起,先生,我们还得下一家,明天再接着聊。」真孤独,我说这不把人给憋病了你说,干嘛!唯一的一个乐趣,就是到录相带那店去租什么录相带,中国的录相带去看。
    我说这不行,这还行吗?这一定得回国,回国多热闹,卡拉OK,桑拿按摩,打网球,到青岛来找刘总,这多有意思对吧。你看这人就是不知足,好好的加拿大温哥华这么好的地方,世界联合国卫生组织多少年评定,苏黎世跟温哥华是世界上最宜居住的地方。你又不缺钱,对!一家人在一起不挺好吗?不行,不甘寂寞,就回了国。回了国就夜夜笙歌,1989年就得了癌症,大家一听就愣了,真得癌症。这就是周泳杉老师讲的那癌细胞,我就是受害者,不过我做手术,肺癌。我是1989年十月三十一号,我生日是十月三十一号,那天动的手术,十月二十三号住的医院,住了院完了以后。六四给耽误了,你知道不?这学生一上街,所以说邓小平同志说这安定团结太重要。我差点没把命给搭进去,这太不和谐了那时候,到医院看病,医院不给看,找个大夫马马虎虎摸了摸,说没事,就是肺结核,打了四十多针链霉素,耳朵愈打愈聋。不行,怎么都发低烧咳血,我们老太太一看说「不行,儿子,咱们走吧,得到三0一去。」一检查大夫说这时候你才来,什么时候开始咳血的?肺癌赶快住院,十月二十三号住院,三十一号动了手术。动完手术之后跟我谈,那个时候我三十五岁,孩子四岁,第三梯队,刚刚移民,那时候什么钱、什么出国!
    我这次「锵锵三人行」,窦文涛问我,「胡先生,当时你的幸福观。」什么幸福观?我说我跟您说句没起子的话,我当时跟那大夫我就哭着说,「您救救我!我活了以后,我出去扫大街我都愿意,我最幸福的人!」我怎么那么嫉妒你们这些不得癌症的人,为什么偏偏让我得你说,我妈就这么一个儿子,人家四个儿子怎么都不得?你说这自私自利到什么程度,你得了病,你还想别人四个儿子给你饶上一个。当时大夫就说两万个人里边,我是胚胎癌,细胞种类,十六种毒瘤之一。他说「小林,你也是学科学的,出过国见过世面,跟你说实话,这两万个人里面才能有一个人恢复。」我说「有什么办法?」他说「积极配合治疗,大夫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吃点什么吃点什么,想喝点什么喝点什么。」我记得那时候冬天,十月三十一号,我妈说「你想吃点什么?」「我想吃个屁,我什么都不想吃,我就想活着。」所以你看这时候扫大街都行,现在让我扫大街我估计还不行我觉得,我还是愿意给大家讲讲,我不愿意扫大街,我觉得给大家讲讲,作用更大。你看这人生的幸福又发生了目标的变化,就想活着。
    手术之后一共做了八次化疗,八次化疗是住医院十一天,出来休息十天,十天之后再给送进来,二十一天一个疗程做了八次。后来我再到三0一医院门口的时候,就是现在这二十年,可不是二十年,我到三0一医院门口我都条件反射要吐,就这么重。我妈妈来看我,那身上炒菜的味儿我都吐,那楼道送饭的车一响我就想吐。那个口里头全是鲜血,因为哪个细胞长得快,它杀哪个细胞。我当时想就是想活,我只要活着就行,干什么都可以。这个天不让我走,1992年就好了,四次化疗这肺上的肿物就没了,那个院长说再巩固四次,我说「谢谢您,能不能不巩固?」我告诉您,「应该巩固十六次,给你减一半。」一个小时吐多少次?那时候药的副作用大,二十年前,不像现在药的副作用少。一个小时吐六次,十分钟一次,抱着盆就离不开,头发全是秃的,上那个厕所跟大家说,尿都和洗衣粉似的全是泡沫,而且尿道、食道、舌苔全都是鲜红鲜红流血,受尽了人间的苦。今天讲话叫消业障,要不然我到不了这跟你们讲这个。
    然后就好了,好了以后,大家知道多少时间,这幸福的指标又转了吗?1992年好了,1993年就忘,又抽烟、又喝酒,你这习气多重!而且觉得要做房地产,做计算器有什么意思,竞争那么激烈,北京当地产老板那多棒。心想事成,1993年跟香港的朋友合作盖了北京的丰田广场,丰田广场在朝阳门立交桥,外交部的东边那个楼就是我盖的,十二万八千平方米。从1993年我开始盖这个楼,一直到1994年七月份动工,这一年零七个月我一共刻下一百四十八个章,我动了第一铁焊土,一百四十八个章,每个章没三顿酒拿得下来吗?根本拿不下来。天天求爷爷告奶奶,今天说什么见人是人民币,我那时候见人就是公章!我看那领导,我根本没把他当领导,就是压力。因为你不给我盖章,我就过不了你这一关。比如说绿化,比如说人防,比如说消防,那你就盖不了楼!那天天就是抱着这个规划方案,喝完酒吃饭,吃完饭第二天盖章,拜拜再也不见面。对!过去了,下一站。
    然后1997年七月份之后,就是非常强度大的施工建设,我又负责前期,我又负责施工管理,我又还负责销售。那时候你想想这人处在焦虑、压力,因为所有的钱全是银行贷款。所以大家千万别贷款,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明天锺茂森博士就跟你说,金融风暴就是次贷危机,有多少钱干多少事。所以贷了款压力大,每天晚上六点钟吃饭,我能喝酒,大概四十分钟,半个小时左右我就八两酒下肚了。为什么?我烦这些客人,我讨厌,我愿意活在我酒精的世界里头,我用酒来寻找解脱,我喝了酒之后我就旁若无人,什么紧张、什么压力,什么领导给不给、同意不同意、会不会盖章签字就忘了,生活在酒的世界里头。饭桌上干嘛?大声喧哗,说黄色段子,然后不行,在盘子里发现苍蝇,再把小姐骂一顿,不高兴把桌子给掀了,这是我当时干的事。这就是愈演愈烈。
    而且当时1993年开始北京有地产政策之后,这个产业,我爸爸妈妈很少去看,妻室儿女根本就不陪,一门心思就在这个丰田广场上。领导出国我得陪着,领导打网球我得陪着,还举行桥牌赛,都是这些手段,跟领导打交道做公关,每天就处心积虑,忧心忡忡。然后脾气特别不好,不好到什么程度?不好到上班,一关了自己的办公室的门,外边秘书笑一笑,我拉开门我就骂,「笑什么笑,老板都快死了,你还笑得出来你。」我现在学《弟子规》,我再想我十年前那德行,我这员工要不是冲你开的这点工资,人家到你这受这气,我跟你讲,人家笑一下都不行,那你是什么意思?你这又不是火葬场,非得带着黑箍,丧眉搭眼的你乐了。当时就这样,司机有点错误,从后边就给司机肩膀上一脚,司机吓一跳,肩膀一踉跄,说「胡董,您最好打我,别在我开车的时候,要不然您的性命没有安全。」行,我下次打你等你停车再打。那就是胡小林,1997年。
后来我偶然在看《北京晚报》,说中老年人百分之四十七以上,都有程度不同的焦虑症、抑郁症和恐惧症。我一看这个(人家是周末义诊),我一看我这三种症状全有,我干嘛,这神经病,人家说客气叫焦虑症,说白了就是疯子。咱明白,做买卖的咱们实际你不就是疯子吗?说白了什么这个指标,那个β的,玩去吧,就是疯子!我说怎么弄?协和医院心里内科就去看去,一看完了以后,大夫人家科学一化验,什么脑电图,什么机电图,一大堆指标一弄。她说「胡先生,您这是重度焦虑症,有自杀倾向吗?」我说「您怎么知道的?」她说「焦虑症都自杀。」我说「是吗?有什么办法吗?」「吃药!现在您已经脱离了劝解阶段,劝您已经劝不回来。」我说那怎么弄?她说吃药,吃药。我说「能控制住吗?」「能控制住,你严格吃药,千万别恶性反弹,你就两天不吃药,可能一想不开,就从窗户出去,您一定要坚持吃药,别恶性反弹。」我说那行,我就吃药。我这个焦虑症怎么得的?就是工作压力太大,生活节奏太快,想得太多。
    我说「这怎么治这个焦虑症?」她说「第一是好好服药。」我就记下了,我特认真。「第二回避刺激源,凡是刺激你的源都要回避。」她说「你总结,你都有什么刺激源?」我说我不愿意去办公室,她说那你就别去办公室,不去办公室;我说我不愿意见客户,那你就别见客户;我说我不愿意审合同,她说你就别审合同了。我说「您的意思我就不工作。」「那可不,工作是刺激你,你就别工作了。」那我回家我见我妈烦,那你就别见你妈,你干嘛找那不痛快?我说我到哪去?「你就找个地方,租个地方你去住,等好了再见他们。」我说「你们西医就这么给人解决这焦虑症。」「我们就这办法,回避刺激源是最有效的方法。我说「谢谢您,大姊,我的日子没法过您这个。我为什么会得这个焦虑症,您给我解释,什么原因我得焦虑症?」「我跟你说太多,你也不明白,这学术上叫做脑信息地址送达错误。」我说「大姊,您慢点,什么意思?脑信息地址送达错误。」「你看你就认真,太认真,你干什么那么较真儿,那是个朋友,就说你幸福的信息老送到痛苦的地址上,明白了吗?痛苦的信息老给你送到幸福的地址上。」我说「您这不就是上海人所说的,搭错了!」「对,差不多,就那个意思,明白就行,回去吃药!」我说「还能再搭回来吗?」「吃药就能搭回来。」脑信息地址送达错误,就抱着药瓶子回家了,一天这一把一把的,吃焦虑症的药。还想自杀吗?不想!还睡得着觉吗?睡得着,一点感觉都没!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,跟抽白面似的,吃这药。
这更有甚者是什么?这西医治人太狠,我说「我有什么副作用?」她说「没有什么副作用,就是说你这肢体的体位发生变化的时候,你要注意。」我说怎么着?「你可能会有耳鸣和脑裂的感觉。」我说耳鸣就算了,脑裂?她说「脑裂就是哐哐哐。」哐哐哐,我还真体会那哐哐哐。有那功夫背《弟子规》多好,好家伙成天哐哐哐。我晚上上厕所,从翻身起床一直到卫生间,上完一个厕所,十五分钟我才回来,我没有前列腺炎,我挺痛快的。不行,你一翻身脑袋哐一声,你刚一撑这个床哐又一声,你好不容易到卫生间准备尿尿哐又一声,特痛苦。我说这西药是不想自杀,活着有什么劲这个?然后就问大夫,「我这病能好吗?」她说「得看你自己有没有这造化。」我说「您什么意思?」「你要看得开,想得开,放得下,你就能好。」我说行了,那就吃药!一直吃到给大家说《弟子规》学习。这得感谢《弟子规》。我这从1997年吃药一直吃到2006年,九年的时间。这家伙这药把我整老苦,东北人讲话,「整死我了。」
    这个爸爸妈妈特别焦虑,怕什么?每天打电话「儿子,吃药了吗?」因为什么?他怕你不吃药,晚上你就跳出去了。这太太焦虑!你知道你跟一个神经病过日子,而且还不敢招他,大爷供着。想什么,人家大夫都嘱咐家里头,顺着,想喝点热的给点热的。那成天跟保姆发脾气,发的什么脾气?怎么搞的,这个热水怎么那么烫?您不是昨天说稍微热点,您胃里不舒服。我说了吗?说了,那算了。神经病你说,全是这个,这九年别提过得多苦!真是我那员工不愿意跟我下电梯,那是真的。大家今天看我现在长得还凑合,大眼睛双眼皮,那时候可不行青面獠牙的,那别提多难看,我自己都不愿意照镜子,整的。
所以,大家问我学《弟子规》有什么好处?我敢给大家说一条,你肯定不得焦虑症,这一条我给你保证,我就是这么好的。窦文涛就问我,他说那您的意思这《弟子规》治心病、治焦虑症。我说治,愈到这个时候,每年「菜花黄,疯子忙」,我不知道大家听过这成语没有?油菜花一开,这疯子就忙了,为什么?它这花粉刺激。春天万物勃发,你知道秋收冬藏的藏期一过,这个精神症状,每年这时候是我们家最紧张的时候。立了夏凑合,稳定了,说今年拿下来,小林今年没事。这立春之前,立春之后,好,只要这一惊蛰,好,胡小林就惊着了,就来了。你说这个不学《弟子规》,不开智慧,这个苦九年。后来我这学《弟子规》三个月之后一百天,我觉得我没必要吃药。我就找那大夫,我说「我可以停药吗?」她说「你不能停,你停药也行,停药我这不负责任,而且你从我这得到这个认可是绝对不可以,这个医疗责任我们担得了吗?我不让你吃药,到时候你想不开,你下去了、或者你抹了脖子了那哪行,你从我这你别想弄这个。」我自己就试着,那个药特复杂,四个小时半片,什么六个小时四分之一片,整我,你想我这成天揣药盒子,还怕吃错了。这是早晨十点的,下午两点的,这是黄片、那是红片。你想想这是一天到晚就让这药物给控制。
    后来我说得了,学《弟子规》,一切法由心想生,心善身体就会善,为什么你知道吗?我一看我明白因果。我走出这个焦虑症的误区,我就是知道了因果,《弟子规》上说,做好人得好报,做坏人得恶报。你这一辈子吃多少饭,喝多少水,活多少年,娶一个老婆生几个孩子,定的,不是你想就能怎么着的。这一句话就把我这焦虑症给救了,合着我这一辈子是白忙了,该来的它来了,该走的就走了。这不是您老人家着急能解决的问题,我就释然,得了,那时候已经很痛苦,就试着放下,试着敦伦尽分,看《弟子规》,在企业自己断恶修善,慢慢、慢慢心平气和。我就觉得早晨这红药片是不是可以不吃?红药片给断了。中午这黄药片是不也可以不吃了?又给断了。晚上要自杀,十二点钟的这个还是吃!要不然《弟子规》没法学了,真要没那功夫跳下去。三个月以后我就彻底断了,一百天。一百天断完之后,我再回去看大夫,大夫都不相信,她说你不可能?你这整个心理检查的指标全部都恢复正常。我说您知道挂您一号多少钱吗?大夫,多少钱?两千人民币!还得排队,司机下半夜就得来。我说「我学《弟子规》,这一本书一块钱都不到,就好了我这就。」「这个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。」我说「我就得跟别人说,什么意思不跟别人说?」「你这不一定究竟。」「我这绝对究竟,我给你做证明!我说这么重的焦虑症,十年我服药,我就摆脱药物的纠缠,这怎么不灵?」「那人体个体差异太大,你灵,人家不灵。」我说「行了,您别说了,西医就是骗人,给人整成这个样。」最后她说「那你拿一本《弟子规》,我也看看。」就搭了。
    而且她的母亲还学法轮功,这大夫母亲学法轮功完了以后特别苦恼,因为什么?法轮功犯法,单位领导老找她。说你的母亲做的工作,这法轮功犯法,破坏社会安定团结。她压力特别大,她又室主任,这老问我有什么招没有?能把她妈妈这个法轮功给度过来。我说「行了,姊姊,您今天说到这,您算是找对了人了。《弟子规》、《论语》,这是正法,你妈信的是邪法。」她说「真的,你给我点光盘。」最近那老太太还老给我打电话,还要凌孜大姊电话,「凌会长的电话你给我,我有时间跟她交流交流。」这老太太摆脱了法轮功,最后学上中国传统道德教育。还老跟我这打电话要盘,「你再给我点,我身边还有人要《弟子规》,你那有《三字经》吗?你那有《忍经》吗?」我说我这都有。你说这无意之中搂草打兔子,她妈妈倒是给得度,我说我这没管你要两千块钱。你说她挂个号就两千,挂你个号就两千,你妈妈这法轮功,你得给多少钱对不对?好家伙妳真有福报,看一个焦虑症,把妳妈妈那法轮功给去了。所以学习《弟子规》,真能得来实际利益。
    学习《弟子规》过程当中,有没有反复?有没有拉锯状态?刚才我休息的时候,跟这些老师们、同学们在交流,《英雄儿女》王成烈士,「尊敬的领导、尊敬的首长,请向我开炮。」学《弟子规》就得向我开炮。在家学《弟子规》容易,都是一家人,左口袋揣右口袋,妹妹占了便宜我也高兴,都是一家人的事,这个心量咱有;表哥表姊现在占我点便宜,原来不太痛快,现在也能过得去。这个竞争对手占我的便宜,过得去吗?商场如战场,能坚持《弟子规》吗?你能顶得住吗?我这是去年年底的故事,我今天不给大家讲两年以前的事。你看学《弟子规》,它是很活泼的一件事,一点都不死。你看它一千零八十个字死了,其实你用好了,特别有魅力,企业这可是法宝。
    去年年底销售员找我,他说「胡董,有一个项目,招投标到了第二轮,现在还剩两家,我们跟另外一家。你知道这家是谁吗?」我说是谁?他说某某某公司,怎么了?就剩咱两家了,只要它下去,那就是咱们的一千一百台!一千一百台,你一台挣一千块钱,就是一百一十万。挺好,签吧!他说「但是您不是让落实《弟子规》吗?」你看看销售员在逗我,我说「那怎么违反《弟子规》了,签合同怎么违反《弟子规》了?你签合同咱们有钱能印《弟子规》。」他说不是,《弟子规》上说「人有短,切莫揭;人有私,切莫说」。你知道我准备怎么把这家打下去吗?我说你准备怎么打?「你还记得不记得,去年年终有一个项目,它抢咱们一半的生意。」我说记得。你知道那个事吧?我说我知道。那个标书要求水箱三百升,怎么了?「那家回标书二百升,不符合标书。因为他们有关系,他们的标书就算合格的标书。资质就通过,结果胡董您知道吗?供货的时候它供一百二十升的水箱,而且里边还没有保温的功能,加温的铜管没给人装,就是那个水罐。胡董,咱可一点瞎话都没说,我要给这开发商说了,立马下礼拜咱就签合同盖章。」各位老板,真刀真枪可就来了,你能同意吗?我说「你这好像不符合《弟子规》?」「胡董,咱说的都是实话,凡出言,信为先;诈与妄,奚可焉,咱没说瞎话。」
    我说你等等,你是说实话,你这实话为谁说的?为咱们公司说的。我说「你这不是自私自利说实话吗?你还是没有改了你自私自利。你说实话是不错,但是实话是为了自私自利,这个实话也是错的。」《弟子规》上就说得很坚决,「人有短,切莫揭;人有私,切莫说」。可没有商量是实话,你这个短你就可以揭;不是实话的短,你就不能揭。人有短切莫揭,尽管这个短是事实,我说我傻实在,你回去!不许说。那我这销售指标?销售指标我给你算上,不就一千一百台炉子吗?奖金一分钱不少。他说这是您说的,您给我写个确认,我到财务那备案。我就给写了,我说「如果你非要揭别人短,才能签成这个合同,这个指标我算你的。」他拿到了惭愧,「胡董,那我这怎么领奖金?」「就是,说实话要付出代价对吧?学好不容易对不对?你没有钱你不行,你非要说瞎话。我拿这个钱买你不说瞎话,值!」「那得了,我也就不要这奖金。」我说「你小子有福气,我跟你说你这叫功德,自己有习气克服,克服了叫功夫。」然后我一琢磨,你看这人清净了,它就不会被这东西左右。我反正《弟子规》不让我签这个合同,我就不再琢磨,我宁肯丢了。
    他说「胡董,可能还要进行第三轮评标,第三轮评标咱们可能得降价钱,才能把这家打败。」我说「能降就降,凡取与,贵分晓,降到不能降为止,也不能赔本做这个生意。」《弟子规》不让人家赔本。很多老板说,胡小林,学了《弟子规》不就赔本吗?不。《弟子规》「凡取与,贵分晓」,取是什么?从别人那拿,与是给别人。凡取与,贵分晓,说清楚,算明白。有多少老板赔本,最后公司倒闭是因为算不清楚,说不明白,你没做到《弟子规》。「凡取与,贵分晓」,在这个基础上「与宜多,取宜少」,多给人点,四百八十万,得了,你给个四百五十万;我应该给你三千一百万,得了,咱们凑个整,三千五百万!这么个意思。没有说学《弟子规》当傻子,不该给的也给,该拿的不拿,不是这意思。凡取与,贵分晓,该怎么着怎么着。后来这不是心清净了!我就跟他聊,我说我问问你「标书咱们买了,是三百升的水箱,去年年终的那个项目,你怎么知道这家回标回的是二百升?」他说「他们公司工程部管暖通的工程师跟我说。」我说你看到他回的标书了吗?他说「我没看到,那是保密的。」那供货又供了一百二十升,那个圆柱形的体积会算吗?底面积乘高,会算。你量了吗?没量。「那你怎么知道人家是一百二十升?再有,你打开这个盖,看里边没铜管了吗?没有。那你怎么就能确认这三件事是事实?你怎么就能把你认为是事实的事情,去告诉这个开发商,来诋毁这个竞争对手?」你看这不就是教育吗?这员工一阵子脸红、一阵子脸红。
我说「你来公司多少年了?」「我来公司四年。」我说「咱们售后服务部,一共有多少万台炉子需要我们照顾,你知道吗?」二十万台。我说「是十二万一千八百台,你差了八万台。你知道咱们售后服务部,一共有多少个员工在修炉子吗?」五十个。我说「三十八个。你知道咱们售后服务部,在北京维修炉子,分成几个片区吗?」八个。我说「五个,东片区,西片区,南片区,北片区跟城中区。你知道咱们呼叫中心,有多少条中继线吗?」五十条!五十条?我说「三十一条,开通十三条。你知道咱们进口这炉子的风扇多少瓦吗?」他说不知道。我说「四十六瓦。咱们国产的炉子,你知道这风扇多少瓦吗?」他说不知道。我说「三十六瓦,你知道为什么会差这十瓦吗?」他说我不清楚。我说西方的天然气浓度高达到百分之九十,北京的天然气只有百分之七十,在单位时间内所消化的天然气的浓度不一样,所以电风扇的负荷不一样。这都是你该明白的,你怎么都不懂?不该懂的这些乱七八糟的,人家的东家长、西家短,你是明明白白、清清楚楚。」你看发现问题,来了四年的销售员。《易经》上说「君子以自强不息」,没有说去竞争,没有说去诋毁别人。
    王学谦,彭鑫都是中医。我今天还拿了一个条子,你看这个同仁堂老字号上市公司,多有名,你看看人家的店训,「炮制虽繁,必不敢省人工」,做这个中成药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,人工敢省吗?人力不敢省。「品味虽贵,必不敢减物力」,这个药,很贵的药,绝对不敢给它降低档次,该是什么药,该是什么档次就什么档次,这是人家同仁堂为什么能发到今天而不败。这里边有诋毁竞争对手吗?这里边有去跟人竞争的意思吗?这里边有打击别人说瞎话吗?没有!我说你来了四年,公司这么简单的基本情况,和技术情况,你都不清楚,我有责任,过错在我。下礼拜六你给我讲,讲什么?汇通汇利公司的售后服务体系,你给我讲进口炉子跟国产炉子之间的区别。我把所有的工程师都给你请来,把所有的销售员都请来,你给我们讲。你看我占了多大便宜!我没有揭别人短,而且这个短是禁不起推敲,他根本就没看见,避免了这次违反《弟子规》,同时发现了他这么对公司的业务不了解。而且又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方法,让他来给讲课。这里边我有自私自利吗?没有。
    四年了,你就这样不照样挣钱吗?按道理说,我老板,我星期六我听你讲这干什么?我自己过来,我全明白。又签不成合同,这一千一百台又不能让他说瞎话,我这合同不签,我还让他来给我搞培训,而且我还拿出周末的时间,为什么?大家知道吗?为他着想。他在这工作打铁必须自身硬,要把这一亩三分地弄清楚。否则的话,长江后浪推前浪,新的员工出来,新的优秀的来了,他能在这挣那么几万块钱吗?他能一年拿几十万吗?他不行!所以学了《弟子规》,对于与人为善,我没有与人为善,我是非常非常严厉。我说「星期六下午三点到五点,给你两个小时时间,这两个题目,每个题目要讲一个小时。你讲不了一个小时,剩下多少时间我来讲。」老板敦伦尽分,销售员他佩服。一问一个底儿掉,一问就冒汗,他就佩服你。你从你身上得落实《弟子规》,你胡小林得对这炉子清楚,你除了当老板,吃喝玩乐,你什么都不懂行吗?你自己得身先士卒,你要让员工懂技术,你得懂;你让员工懂售后,你得懂,这是功夫!我何尝不想,你们都帮我卖炉子,收钱不就完了吗?不行!你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。你学炉子,你说不过人家销售员;行为,行为你贪瞋痴慢你做不了表率,你有威信吗?《弟子规》上说的,「势服人,心不然;理服人,方无言」,你懂道理吗?你的身体的行为是理吗?你的言语是理吗?不是。那你不就是因为人家要挣你的钱,你是爷爷,你是老板,人家这低三下四认你这个头。
    就这一件事,我说你给我总结,这件事你犯了几条《弟子规》?「人有短,切莫揭;人有私,切莫说」,这条我犯了。「见未真,勿轻言;知未的,勿轻传」,这个标书我没看见,这个水箱我没打开,我就说他们是假的。「凡是人,皆须爱」,也犯了;「将加人,先问己」,也犯了。这几条?五条了。回去,这五条每条给我写十遍,乖乖的写十遍。您扣我奖金不?我不扣你奖金。他说这《弟子规》背下来,您给三千,《弟子规》我现在都背不下来,您还对我这样。我说《弟子规》背不下来,不扣钱,《弟子规》背下来并且做到奖三千,咱们是成人之美,代人之劳。你回去好好对照《弟子规》,你给我拿出个修学报告。你这一件事你给我讲讲,你到底违犯了哪几条《弟子规》?他后来一跟我说,我违反了十九条,乖乖,十九条,「亲所好,力为具;亲所恶,谨为去」。爸爸妈妈所喜欢的事情,一定要做到;爸爸妈妈所不喜欢的事情,一定要避免。我爸爸妈妈肯定希望我业务好,所以亲所好,力为具,这条我没做到。我说我起来给你鞠个躬,傻小子可以,我说你成就了你!你把这提高业务水平跟孝亲尊师联系在一起,我说你要到五十五岁,你可能就是阿弥陀佛了我说。你看属虎的,属虎的是哪年?1974年出生的,你说那他太有前途,到今天三十五岁是吧!这还特感谢我,胡董这次。
    然后我那天早上吃饭,跟我那总工程师,我有个习惯早上跟员工吃饭了解情况。他说「胡董,这两天你可把那小子给整坏了。」我说为什么?,这一个周末,一个电话、一个电话来问我,这个水箱放在什么位置,这个计算机板是多少伏,这个燃烧器是镀锌还是镀铬,这个皮带轮是转速多少。我就说你小子,四年了,你都没整清楚。因为我的总工程师给他做技术支持,每次有项目的时候,他要带着总工程师去谈。总工程师老说他,「这点事念四年,你下次这点问题你就可以自己回答。」他不,反正公司有技术支持部,我遇到技术问题我就把你领到这,我二郎腿一翘,杯子一端喝上水了,我的工程师给你们甲方讲技术,跟设计院切磋,然后他就没事。他就琢磨那三百升水箱、二百升水箱、一百二十升水箱的事。这总工程师说「胡董,您这一招太灵,您就让他一讲课,好家伙,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他都明了,而且问得特细,说他只要讲不到一个小时,剩下的几分钟就您给他补充,他特紧张。」你看合同没签,发现问题,发现问题怎么办?符合同仁堂「炮制虽繁,必不敢省人工」,你把你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弄好,把你公司的员工给打造好,让他们掌握技术,掌握做人的原则,出门招人喜欢,不让人讨厌,谈起业务来,头头是道,侃侃而谈,那种负责任、那种诚信才落实。诚信怎么落实?《弟子规》做到,企业的诚信就落实,企业有了诚信,企业就有生意,这是哪个老板都同意的。
    通过这个销售员这一个故事,这是刚刚发生的事,去年年底他要签这个合同,我没同意,到了今年我就发现他有问题,有了问题之后,我不是骂他。要搁过去我就炒掉他,四年,你这点事没整清楚,多少台炉子?二十万台,你喝酒了吧你,还是发烧,脑子进水了你?十二万一千八百台炉子在维修,你张口就来二十万,我说你这种形象,你要出去跟用户谈判,人家能对咱们公司生起信心吗?怪不得你的合同,为什么这么多障碍回不来,人家对你没信心!你是卖炉子的吗?咱们四十六瓦的风扇,跟三十六瓦的什么区别,你都不清楚。然后特别感谢我,给我发了一个短信。他说「胡董,我讲完课,您特别慈悲领着大家听我讲课,您还教育我,还循循善诱,我确实《弟子规》我没当真,但是通过今天这件事,我彻底的踏踏实实的、五体投地的,我服《弟子规》。」
    所以老板让员工服《弟子规》,学《弟子规》,怎么来形成的?不是每天早晨起来鞠躬,不是逼着员工穿唐装,也不是弄得大家集体跟着唱诵,没用,那是形式。你老板得做到,要发现问题抓住不放,用《弟子规》来解决。这西方叫什么?case study,叫案例分析,天天都是案例,你有了这个案例,通过这个教育,所有的员工都看到你,第一老板真的拿《弟子规》当事,不玩虚的。这一千一百台炉子,说的只要把对方,而且你知道我那销售员,把那上边合同工程部经理的名字都抄下来、电话号码、用了多少台、哪个楼座,他就准备去跟那家说去。就这些炉子用了一百二十升的水箱,我都给你抄来,不信你打电话去问,这个项目的工程部经理电话,叫什么名字我都给你弄清楚。我就拦住他,没让他这么做,没让他这么做反而发现他的问题,通过这个问题,我们进行检讨,我们对照《弟子规》。这时候机会就来了,各位老板,你不用主动找员工,自然而然他推你的门,进你的办公室,就是学习《弟子规》、研讨《弟子规》、落实《弟子规》的好时候,千万千万别忘了这个关键时刻。每一个员工进到你的办公室的时候,你要提起正念,就是宣传《弟子规》,用《弟子规》来做判断的时候。
    这次我年初到日本,我就说我给我爸爸买那放大镜。现在那个员工跟我说,「胡董,您出差了,我们特轻松;您不出差,我们也轻松。」为什么?现在您不觉得您的文件特少了吗?我说是!怎么搞的,现在什么备忘,什么项目建议书,怎么你们都不送?他说没必要送,因为我们知道您什么同意,什么不同意。只要符合《弟子规》的,您不用签字,您肯定同意;只要不符合《弟子规》的,我们就报上去,您都不会同意。提高了效率,员工心里有底,他不会再揣摩你老板什么意思,他不会再花这个时间,浪费在不该浪费的地方。他反而回来干什么?学习业务。而且学习《弟子规》的时候,部门之间团结了,各个副总之间和谐了。大家都明白江本胜博士说的水实验,爱别人才是利益自己,爱别人的具体体现就做到《弟子规》,就是下手之处,就这么简单。一个基本试验,一个基本操作就行了,你就放开了干!
    我今年春节,我到日本,我那售后服务部经理,原来售后服务什么状态?一年上门四万次,十二万个用户,我上门修四万次。我说「你现在当了售后服务部经理,原来我们售后服务部,收费维修、免费维修跟减费维修,都要我批;我不批,权利给你,你来批,什么该批,什么不该批,你照着《弟子规》做。」今年我这个资料没带来,2008年十一月跟2007年十一月相比,2007年十一月,这一个月售后服务的投诉六十七次,平均每天两次;2008年十一月份的投诉没有,不仅没有,七十七封表扬信,而且都是书面的。这个售后服务部经理跟我说,今年的2008年供暖季的炉子,比2007年增加了百分之十二点六,业务量增加,按道理说投诉应该增加,这是正常,反而投诉减少。天天二、三封的表扬信,诸位朋友,现在人的生活能拿起笔来写信,给你上上网发个email,给你打个电话还不就齐了,写信。
    这里有下岗职工,有廉租屋的低收入户,有大老板,有共产党的官员。我这个五月一号放假,四月三十号,我接到我的一个朋友住在我的小区,朋友的妹妹,她不知道跟我什么关系,写了一封信特别感人。她说「尊敬的汇通汇利公司的壁挂炉的董事长」,壁挂炉董事长,还真是下岗职工,胡小林董事长,弄个壁挂炉董事长。本来我想写的,我这封信的名字是要叫表扬信,后来我觉得我没有资格表扬你们,我应该改成感谢信。我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我们家里有很多的家用电器,别的人到我们家来修,没有像你们公司这么修,进来深深的鞠一躬,两手合十,面带微笑,而且着装非常整齐。」你看人家那个老百姓说的话都特别朴实。「手脚非常利落,炉子摘下来之后,还在我家地板上铺一个一米见方的布,生怕把我们家地板弄脏。修完之后拿着零配件来给我们解释,为什么要换这些件。当给我工单的时候,我发现工单上有几个字,「将加人,先问己;己不欲,即速已」、「恩欲报,怨欲忘;报怨短,报恩长」。我原来对《弟子规》没什么信心,我刚刚出满月,我发现《弟子规》管用,你们的员工让我看到了《弟子规》的力量,我决定我那孩子现在就得给他读《弟子规》。而且修完炉子,离开我们家之后,我就下楼去买菜,我在小区里又碰到了他,他在别的家修炉子,他还依然认识我,还跟我点头微笑,我觉得这太难得了说。现在谁到我们家来修炉子,脸不是脸,根本就没有笑容,一问三不知,就知道要钱。祝依马公司壁挂炉董事长长命百岁。落实《弟子规》长命百岁跟我说的,你看人家就说原来我对《弟子规》没信心,我通过你们的员工,就觉得真舒服,你们员工进来双手合十,深深的一个躬,我心里头这舒服!这封信我没背全。
    我上门服务一次提成十块,我只要有表扬信上来,再加四十给五十。大家知道为什么吗?我那售后服务部经理,她说「胡董,那这样的话,大家不都得骗表扬信。」我说你骗个试试,就北京人这贪瞋痴慢,就这自私自利,你能骗出感谢信来?你不把他侍候得舒舒服服,那舒服都不行。他能给你写信,你得做到什么程度,你能感动他,他才能给写信、举笔写信!我说打电话不算,打电话只给二十也算,书面的四十。为什么你知道吗?你写这一封信你怎么也得半小时,你还得寄!现在谁到邮局?没人去了,现在都是网络,这是认真的。每年供暖季之前,我跟我的员工说,我说弟兄们,我是你们爸爸辈,我的儿子都二十五,你们才十八、九,你们来到北京,都农村人职高,香河的、张家口,你们在给北京人服务,你们有六个劣势。第一你们是没钱人,你们给有钱人服务,买房子;第二,你们是没文化,北京人文化水平高,给有文化的服务;第三,你们是没权利的,很多住在我们小区里的都是有权利的;第四,你们是要钱的,他们是给钱的;第五,你们是农村人,他们是城里人;第六,你们没有学问,他们有学问。你们居于很大的劣势,你们在第一线,辛辛苦苦的为公司修着炉子,我很感激。我能做的就是把《弟子规》交给你们,让你们上门服务,你们修福。一年四万次上门,你们就是今天的孔子跟孟子。
    你知道我们上门服务要把这些光盘,锺茂森博士的「母慈子孝」,蔡老师的《弟子规》细讲,周泳杉老师的「健康饮食」,李越老师的「礼在人际关系中的运用」,靳雅佳老师的「寓教于乐」,送,免费的。我说你们这些孩子,在你们的背后,千百万个家庭在等待着这些东西,他们在书店买不到,在网上看不到,在学校学不到。只有通过你们的双手,送给千家万户,你们就是今天的孔子跟孟子。你们送出去这些东西,可能就有一个家庭不离婚;你们送出去这些东西,可能就有一个孩子不住监狱;你们送出去这些东西,可能就有一个爸爸妈妈会有一个孝顺的好儿子;你们送出去这些东西,可能就有一个人不得绝症,其功德无量。我说你们送出这些东西,你们不要以为这是给我干,我是出了钱,但是用你们的时间跟精力,和心思送给他,功德一样。你们以后会有福报,身体会健康,家庭会幸福,事业会发展,自己的福用不了儿孙还能沾着。
    我那售后服务部经理就问我,她说「胡董,你这样这成本根本算不过来,蔡老师这细讲《弟子规》二十二个小时,这一套下来,您又做那么精美,二十八块钱一套。那您说是不是收费维修我们就给,保修的、免费的我们就不给。」我说「什么?免费维修、保修期间你就不给,怎么意思?因为它保修,他就不需要圣人的智慧了吗?因为它保修,他就应该得癌症吗?因为它保修,他孩子就该住监狱吗?」那我错了。「凡是人,皆须爱」,对,凡是人,皆须爱。我这个经理离开我的办公室,「我代表北京汇通汇利公司,十二万一千八百个家庭,给您深深的鞠一躬。」各位老板,各位朋友,《弟子规》要这样学,要这样用,要这样做才能真正得到利益。你把你的员工、把你的中层,拉到你学习《弟子规》的队伍当中来。要花心思、要费精力、要揣摩、要观机,什么机会跟他说这个话。这就是毛主席说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你的心一半不行。所以很多人学《弟子规》得不到利益,愈学愈疲惫,愈学愈迷茫,为什么?你要像我,我刚才跟你说的这售后服务部经理,这女同志跟了我十五年,她能给我深深的鞠一躬,代表她的业主表示感谢,你说这种老板当得多自在,多舒服,多乐!钱少挣了吗?一分钱都没少挣。
    每年冬天,我卖了十二年炉子,从1997年得焦虑症那年开始卖,年年到冬天,农民工的问题困扰我。春节,因为我这炉子要安装,我底下找分包五个,三万台炉子装上,一台炉子给七十、给五十。不给人钱,胡小林多缺德!领着孩子到我公司来,地板上一躺,「胡小林,王八蛋,你给我出来!我他妈吃了你,老子给你干了一年,你给我百分之四十的钱,你个缺大德的东西。」骂,怎么办?你说全体员工都在上班,人家急了,放假要回家。打110报警,报警,警察一来说这怎么回事,你们这是纠纷,温总理说农民工必须得给钱,这个我们不管,他爱待到几点待到几点,你们这老板为富不仁。那找物业,物业来了「这个事,胡先生,我们也不好说别的,这是你们商业上的事,我们只是说如果他不打你就算了,如果打你我们才能管。」非打我,你们才管?对!打你就算违反治安条例了。我说我谢谢你们,非得逼到我打!我记得是给人家四十万的合同,完成工作十个月,我才给了人家百分之四十一的钱。
    后来窦文涛问我,「听说最后你把他请来了,学了《弟子规》,你当时就掉眼泪了。」我说是。「你还站起来深深的给这个分包鞠了一个躬。」我说对。「当时你就跟你那副总说,把钱全给了他,连利息都要给。」我说是。「当时你的副总看着你特别不理解。」然后副总吃中饭跟别的同事说,「今天胡董脑子进水,钱全给了,而且还加利息。」我说「首先该不该给?」该给,该给为什么不给,是没钱吗?不是。为什么不给?社会都这样。我们给到七十不少了,明年还有活,明年咱们接着滚,我还再给你活,所以今年欠你三十。你胡小林需要这三十的钱吗?三万台炉子七十块钱一台,三七二十一,一年二百一十万的安装费,你在乎吗?你给人一百万,给人一百五十万,你欠人家六十万,为什么?你需要这六十万吗?不需要。你指望这六十万过日子吗?不是!你指望这六十万治癌症吗?不需要,没得癌症。那你为什么不给人家?习气!大家都这样,社会上谁不欠工程款?学《弟子规》两年之后,就再也没有人来闹。原来更有甚者,一到了冬天该催帐的时候,我海南三亚旅游去了,一分钱都不给,合同执行部批。合同执行部的经理是个女的,她跟我说「胡董,您没学《弟子规》的时候一到催款期,我例假就不正常,脸上长疙瘩,眼睛出血。」你说胡小林多缺德,你跑海南度假,你把员工撂在那,然后你不给人家钱,人家分包天天找来骂、找来闹,你说你让人家员工在你这上班,上的是什么班?谁会在这种公司有面子?谁会在这种公司有宾至如归的感觉?谁会给这种老板卖力气对吧?
    今年春节过节,跟客户吃饭,我请一个客户,对我特别支持,给我打电话「大哥,今儿真去不了,弟弟我情领了,我就是插了翅膀才能飞到你那儿。」我说为什么?「农民工把我们楼全给封了。」我说为什么?「欠人家款!」「你该不该给人家?」该。你干嘛不给人家?你有吗?没有我借你点。「我有,大哥,这钱还没有吗?就是不能给这帮王八蛋。」我说「你不给人钱,你还骂人家。」「蹬鼻子上脸,现在给到八十五还怎么着?」我说「你八十五你没给够,这温总理说这事你没办!你十五是不是人家的?」「是!大哥,你全给了?」我说「我全给,所以我在餐厅等你。你怎么那么傻?你给人家!你何苦来?」「大哥,行了,明白了。我这刚吃了素,您今天又让我给工程款,行了,我冲着您。」我说「你别冲我,冲温总理,党中央多着急这和谐社会,现在从我们做起。社会不安定,我们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在给社会制造动乱。都在给胡主席、温总理添麻烦,你明白吗?你还共产党员,你还不如我这一个民营企业家。」他说「是,大哥,您这种大觉悟。」我说「我这觉悟哪来?孔子教的,毛主席教的,你好好学习。」他说「下午我得上党课。」我说「你别上党课,你先把这钱给了,你要没有我先帮你支付。」
    后来他就跟我聊,他说「真的,您要不说,我真想不明白,你说这欠人家钱干嘛?」我说「你不懂因果,我跟你说深了,怕你吓着。」他说「大哥,您就说深,我有这种准备。」我说「你小的儿子考四中,重点中学差几分?」差四分,倒霉吗?倒霉,这就是你干坏事干的。你要想买那个公寓,你就看准了这十三层这一户,昨天打电话都预定了,今天到那去,卖走了,倒霉吗?倒霉,干坏事干的。他说这有根据吗?江本胜博士水实验,你心念头太坏,这物质环境、人事环境就坏,它随着你的念头变的。我说「哥哥,你清楚吗?」「明白了,您这么一说我舒服多了,我与其信其无,不如信其有。」你看我给他买了江本胜博士的水实验,上、下两册,再送给他《弟子规》,再送给他「健康饮食」。再让他帮助这农民工还了钱,并且给讲清楚背后欠人帐的这种恶因恶报,他高高兴兴给了钱,特别踏实。而且最后他们公司是在朝阳区注册,朝阳区区会表彰,今年冬季追缴农民工工作当中,这个公司名列前茅,获得优秀奖。老板上去领奖,说党中央谢谢你们,北京市政府谢谢你们。他说「大哥,亏了你劝我们把钱都还了,要不然这奖金我哪能拿得到。」我说「做好事得好报,傻弟弟,知足!」所以你学了《弟子规》之后,左右逢源,头头是道。
    你说谁没朋友,谁没客户,谁没竞争对手,谁没家人,谁没员工,谁没爸爸妈妈。处处都是学习《弟子规》、落实《弟子规》、实践《弟子规》的地方。那又怎么着?没什么怎么着。我员工问我,「胡董,您这么让我们学《弟子规》,您自己这么认真的做《弟子规》,您怎么着?」我说您还要怎么着?你想得到什么?这一辈子家庭幸福,我保证你《弟子规》能得到,要吗?要。身体健康,我保证你在《弟子规》能做到,我跟你做证明,焦虑症,要吗?要。事业发展你要吗?要。我说行了,傻小子,合了书回去看去,还琢磨什么?人活这一辈子得到这三件事,您怎么着!不感谢老祖宗吗?不感谢胡主席强调和谐吗?不感谢我们今天的这些老师吗?知恩报恩。什么是报恩?不是在孔子面前磕头,不是一天念多少遍胡主席,你真正做到党旗下宣誓说的那几句话。
    我昨天来这儿之前,前天,我专门到我妈妈那,我要了一份党章,我一看那全是《弟子规》,我的乖乖。2007年七月二十号,党的十七大通过的,共产党员三个代表,什么是三个代表?「为人民服务,为别人着想,为广大群众的利益」。共产党没有私利,这比《弟子规》的境界可高,不容易!《弟子规》做到,是学习党章的第一步,要想当好优秀共产党员,先得把《弟子规》做到。真的,这胡主席、温总理是期待的眼光看着我们,要给党中央、给老祖宗争气,先落实《弟子规》,然后再学习共产党员党章,最后党旗下一宣誓成就了。今天时间到了,就啰啰嗦嗦给大家汇报到这,下一讲,明年的这个时候我来给大家汇报,我的公司今年到底签了多少合同,到现在一分合同签都没签。然后别着急,明年我再给大家汇报,《弟子规》跟共产党党章的关系。谢谢大家。
    主持人:还有一些时间,看大家有没有提问的?
    胡董:对对对,大家提提问题,欢迎大家提问题。有问题吗?好,你讲。
    提问者:胡老师讲得非常好。
    胡董:因为都是我自私自利的事,所以你听着特亲切。
    提问者:不是,是非常真实,而且把你自己的事实讲出来,其实真的是一个大爱,让我们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撼。我也想问,因为我是也还没有学习,我自己也有一个做餐饮的,我想这个《弟子规》,首先我也知道可能是先从我自己做起,因为我三姊,来了一位周姊,她们也是企业是做得非常非常好。我想问一下,就说我们刚刚学,那我如何也到我的企业当中来,能去真正的去植入,从刚开始不要着急,我先学,我如何刚开始的时候能去做好这些?我想请教一下,谢谢。
    胡董:好,非常好的问题。如何推广《弟子规》,如何落实《弟子规》,这个问题我一直萦绕在心间。《弟子规》的学习,有两个重要的环节,一个是老师,所以我们得感谢蔡老师,得感谢周老师,得感谢这些大菩萨们,他们把《弟子规》教会给我们。教会给我们,我们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我们知道、了解、清楚、明白,否则的话,你不懂,这是教的过程。教,学,学完了得习,习就是实习,我觉得《弟子规》,今天之所以落实不好,是因为没有教练,而不是因为没有老师,老师有了,这些老师们,蔡老师,大惠老师,锺博士,他们都是老师教给我们。关键我们身边拿回去的东西,教完了不行,你得有教练!我为什么能在公司推行《弟子规》?我就给我立下一个目标,我要带着我的员工,我是他们的教练。《弟子规》不用琢磨,两百年前就写出来,道理也很简单,蔡老师也讲得很明白,各位老师,锺老师,刘老师都说得很清楚,下边你得练。《弟子规》的瓶颈是缺乏会用的人。所以各位老板要成为各个企业的教练,要教会给你的员工如何使用《弟子规》,你不教他真的不会练,道理明白,但他的实习太少。
    你看我们上大学都有实习课,都有毕业论文,为什么?你学的东西要学以致用。谁来领他们用?我们在大学老师领着去做毕业论文。今天你们回到企业,在这学习完了以后,你们要领着员工去练。练没关系,先从哪练起?先从自己练起,先拿自己,就王成烈士说向我开炮。先别改变公司的制度,也别改变公司的规章,也别在公司搞大张旗鼓的群众运动,不用。你先从你怎么对待司机,怎么对待秘书,怎么对待纸张,怎么对待爸爸妈妈,怎么对待客户,怎么对待说瞎话,怎么对待发脾气,怎么对待贪爱高兴,你先从这开始抓起。练,我刚开始,我那天跟大家汇报的时候说,我刚开始学《弟子规》的时候,我的员工进我的办公室中层干部,我真认真,公司的规章制度十几万字我全放弃。我说「你等等,先回到你的办公室,我琢磨琢磨,我看看《弟子规》上怎么说的。」你得当真,你得学!然后我就翻着《弟子规》,没说这条这怎么弄?放着!一个礼拜才找到答案。我说你来,「胡董,您再不批那文件就完了,律师等着。」就是打官司的事,经常有这种急事,你急我不能急,我得把《弟子规》给琢磨透了,你知道这样你愈用《弟子规》,叫用进废退,你愈用你愈灵活,愈用愈有道,愈用愈活泛,左看左有道,右看右有路,而且你还欢喜。你就和那专业的《弟子规》教练似的,这球一来就知道怎么打回去,这是上旋,这是下旋,这是侧旋,这是反攻,你全明白。所以我们各个企业家的老板,要当《弟子规》的教练。
    老师都在光盘里面,都在书里面,往大了说,孔子;往小了说,两百年前的前清李毓秀夫子;往近了说,蔡老师、锺老师、周老师,学!我学我怎么老看不明白?这道理都懂,我也能背下来,你知道为什么?不会用,你心不清净,妄念太多。而且这山望着那山高,《弟子规》完了来点《三字经》,《三字经》完了人家又说《论语》好,《论语》完了以后咱们再来点《孝经》。人家又说《大学》、《礼记》不错,咱们再来点《礼记》,完了。一门深入,《弟子规》全都包括了,千万别再心有旁骛,就定在这,定在这就和那杯水一样,这个水不再起波澜,水是平的,水底下的沙子你就看清楚,事实真相就掌握。如果你起心动念这山望着那山高,你看不清楚事实真相,你就不知道《弟子规》哪条适应它。最大的起心动念是什么?最大干扰我们清净心的因素是什么?自私自利。改变自私自利最好的方法是什么?就像胡小林一样,「傻小子睡凉炕,全凭火力旺」,把你四天前的脏心烂肺拿出来说。刚开始说不好意思,憋憋扭扭的,半推半就的,犹抱琵琶半遮面,我就稍微有一点!就这个。不过后来我马上就觉悟,你也别那么说,其实《弟子规》我还是清楚的,你看完了,比不忏强!很多人抱着自私自利,抱着贪瞋痴慢,他以为那是朋友,抱着面子,害了你,那是敌人!
    江本胜博士都做了水实验,您还不听吗?你恨别人、埋怨别人,忧虑、牵挂、猜疑、嫉妒、傲慢,您身体不好您埋怨谁?您谁都不能埋怨,您还抱着它干什么?拿出来。我自己的体会,钥匙中的钥匙,钥匙是什么?改过;改过中的钥匙,忏悔。把你的脏心烂肺拿出来,你说一次你的境界提高一次,你说一次你跟它远离一次。今天我心里这种境界,很多人包括我那太太,她说「老哥,您这点事就别那么大范围的说,你还上锵锵三人行,咱们多没面子。」我说「你坏了,坏就坏在这面子上,坑得你累生累世跟着遭殃受罪,你身体不好就是为了爱面子。」拿出来说,说一次你轻松一次,你心里就清净,你刚才不问我吗?心怎么清净能看见事实真相?你忏悔把自私自利放下,你心里就清净。怎么把自私自利放下?忏悔,忏悔的范围愈大愈好,时间愈近愈好,忏悔得愈彻底愈好,就是我们毛主席说的「批评与自我批评」。
    提问者:这里有个问题,就是在推广时,当领导不懂、不了解《弟子规》时,下属的员工应如何在本单位尽心推广《弟子规》?
    胡董:这个问题很好,这老板不学,员工要学。这个生活之外,工作之外,还有另外的《弟子规》吗?没有了。老板学不学跟您没关系,你自己要生活吗?要生活。你自己要工作吗?要工作。你自己有家人?有家人。你自己要到商场去买东西吗?要买。你要去餐厅吃饭吗?要去。你要到加油站加油吗?要加油。那都是学习《弟子规》、落实《弟子规》的地方,老板学不学,It doesn't matter.没关系。谢谢。还有问题吗?
    主持人:再最后一个问题。
    提问者:胡老师,您好。在实践《弟子规》的时候,您总结出一套方法和步骤了没有?非常好用的这种方法和步骤,先用哪些、后用哪些,这样的一个方法。
    胡董:谢谢您。最好的方法,学习《弟子规》最有效的方法,刚才我说就从改过。改过怎么改?改过有很多方法,惭愧是改过,我惭愧了,我知道错了;我自责也是改过,力量不够。记住忏这个字,忏是梵文,说出来,跟谁说,先跟你家里人说。今天这老先生澳大利亚来,那一个躬下去就是忏悔、感激,一即一切。陈先生这一躬下去,五味瓶打翻,酸甜苦辣全在其中。这个我有很多这种经验,我爸爸老共产党员,我学《弟子规》,对我很抵触,他老人家过生日,五月二十号,我说「爸爸,今天您上座。」儿子五十四,我现在还想到当年咱家没车的时候,您老人家在公安部天安门广场那上班,我喜欢金鱼,您老人家给我在北海公园,从公安部到北海,大家想想多少距离?骑着自行车从北海公园,给我推着这两条金鱼,一直走到京棉三厂走到东郊,大概多少距离?十五公里。我说我就冲这点,我得把这头磕下去,要不然以后没机会。趁着爸爸妈妈在,落实《弟子规》先从孝亲尊师。多长时间没给自己老师打电话,还记得他们吗?从这开始。多长时间没去看爸爸妈妈?爸爸妈妈有多少的疾病在身上,他们什么感觉?难吗?不难。做了吗?没做,不得利益,不会遭到好报。所以《弟子规》行之有效的方法,怎么学习?改过。改过,如何改过?忏悔。忏悔以后,先从哪做起?先从爸爸妈妈那做起。把爸爸妈妈的生日记住,把自己的生日忘掉,拿出时间、拿出精力关心他们,零距离接触。不是给钱,也不用打电话,看看他们的眼睛是不是老花?是不是有更好的助听器?是不是有更好的暖腰宝?是不是有更好的护膝?是不是有更好、更舒服的鞋?你能给爸爸妈妈买。这就是《弟子规》。

 
     
 
 
 
   
   

深圳弟子规公益网   关于弟子规公益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