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指南
当前位置:首页 - 文摘分享
 
 

言未及之而言,谓之躁;言及之而不言,谓之隐;未见颜色而言,谓之瞽

钟茂森博士主讲    编辑:弟子规公益网

  
  圣人证得自性,就是从放下心里面的妄想分别执著这里去修行,我们现在做不了圣人,先做好君子。何为君子?不能够无言,起码要做到慎言。在“里仁第四篇”有一章经文,“子曰:君子欲讷于言,而敏于行”。讷就是讲话很迟钝,言语迟钝,跟别人讲话不会抢著讲,慢半拍,讲话也很谨慎,但是做事的时候行动很敏捷,这是君子。在《论语﹒季氏第十六篇》里面又有一章提到如何讲话,“孔子曰:侍于君子有三愆。言未及之而言,谓之躁;言及之而不言,谓之隐;未见颜色而言,谓之瞽( )”。孔老夫子讲,随侍君主身旁往往会犯三种过失,都是言语的过失。第一种,言未及之而言,不到该讲的时候就讲出来了,这叫做躁,心浮气躁,没有耐性,不懂得观时机。第二种,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,该讲的时候还不说,就叫做隐匿,这又是过失,错过讲的时机。第三种,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,瞽就是盲,盲就是盲目,在君主旁边不懂得察言观色,不知道君主的意向在哪里,乱说话,不看对方、不看场合就会失礼,甚至会坏事。所以,这三种过失我们都要避免,这就是要随时将我们的心收摄起来,不可以放逸,一放逸往往就会犯过错。
 

    本文来源弟子规公益网http://www.dizigui.cn/bk/zbs161202.asp,欢迎转载,感恩!

 
恭摘自《君子修身之道—由弟子规入论语》57-051-0013 

 

弟子规公益网:回顾2018 展望2019

返回

 
 
 

深圳弟子规公益网   关于弟子规公益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