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 文摘分享
 
 

领导者要以身作则

蔡礼旭老师

 

    我们现在在讲如何当领导者,是不是要仁?是啊!尤其领导者他是君,他要以身作则,这个就是找到根本了,“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”。我们来用仁、义、理、智、信来看一个君王。我们首先想到的“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”,第一个就是修身,这个就是务本,“本立而道生”,“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为本”。而讲到修身,那下手处那还是在格物了。我们举一些经句来感受一下修身的重要性。孔子在《论语》里面讲的,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。”其实这个修身,也就是在以身作则了。所有成功的领导者、君王,他一定是抓到这个根本。

    唐太宗那是千古一帝啊,他的君臣关系是美谈。所以有一本书,大家在当领导者一定要看,叫《贞观政要》。那个就是记载整个唐太宗怎么治理天下,以至于跟他臣子的种种的互动。在《资治通鉴》当中就记录唐太宗的话,“君,源也;臣,流也。浊其源而求其流之清,不可得矣。”唐太宗能讲出这样的话很不简单,自律也很深,“不可得矣”。

    古代人很会用譬喻来形容处世待人的道理。所以用河川,国君是一条河川的源头,臣子,这个“流”应该就是支流了,源头都染着了,要求支流是清澈的,有没有可能?“不可得矣”啊。所以在《论语》里面曾子讲了一句话,“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”。“上梁不正”,很多的俗话,也都把这个道理给开显出来了。

    有一次,有一个臣子就给唐太宗讲,“皇帝,陛下,您要把一些阿谀谄媚的臣子把他找出来,不能用。”唐太宗说了,“我的臣子都是好的,怎么会有巴结谄媚的呢?”结果这个臣子就建议了,“陛下,你就找一天大发雷霆,乱生气,发完脾气以后,看看哪一个臣子敢指出你不对,来劝你。而那些你发了脾气不对的,他还不规劝,甚至于还顺着你的话讲,那个就是佞臣,你就可以把他揪出来,不要用他。”大家觉得方法好不好?好。唐大宗说到了,他说,“我自己都在用心机,都是用诈术,我怎么叫我的臣子正直呢?”唐太宗不简单哦,他也没骂这个人,他说,“你的方法虽好,但我还是不能用。”他并没有骂他一顿,他先肯定你还是为我好,但是君也有教导臣子的责任啊,所以他也借这个机会,“君自为诈,何以责臣下之直乎”,“自己都用诈术的时候,用这些技巧,又怎么去要求我的臣子要正直呢?”所以这个是以身作则的重要了。

    包含重视自己的修身。之前跟大家讲过一个故事,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。魏文侯有一天给他的一个大臣孤卷子问到,“父贤足恃乎?”这个父亲很贤德,可不可以,这个“恃”就是依靠,可不可以依靠啊?孤卷子说,“不行。”接着他又问了,“那儿子很优秀,可不可以依靠?”又说,“不行。”“哥哥很优秀可不可以依靠?”“不行。”“弟弟很优秀?”“不行。”“臣子很优秀?”“不行。”一连五个不行,这个魏文侯有点发火了,“那什么行啊?”

    我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,都觉得这个孤卷子不只是听到了魏文侯问的话,他应该是感受到他心态不对。因为国君是一国之君,一国之君还要靠别人,那谁敢靠他?而且他已经产生依赖了,产生依赖会有贪着。诸位学长,您觉得您进步最多的时候是什么状况?逆境,还有没人可以靠的时候,潜力就逼出来了。有人靠的时候,“明天再说,明天再说。”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,我生待明日,我生待别人,万事成蹉跎了。

    而且我感觉这些臣子他具备了一个条件:他有学问。因为光是在这个事情上说“不行,不行”,那君王不高兴啊。君王都是读书人啊,举历史例子,他就不得不信了。所以孤卷子马上说了,“尧帝是最好的父亲,丹朱不成气啊;大舜是最好的儿子,瞽叟很顽固啊;大舜是最好的哥哥,但是他的弟弟很傲慢啊,象啊;周公是最好的弟弟,但是管叔、蔡叔造反啊。”我一读到“蔡叔造反”有点怪怪的。所以一个人要做好啊,不然你整个姓氏都被我们给抹黑掉了。做得好都沾光了,祖宗都很欣慰了。接着又说了,“臣贤可恃乎?”“还有比周文王、还有比商汤更好的臣子吗?可是夏桀、商纣不都是扶不了吗?”

    历史都举完了,接着孤卷子给君王讲了,“望人者不至,恃人者不久”,只是在希望别人的,很难达到目标啊,都是靠别人的不能长久。所以“君欲治”,国君你希望国家能大治啊,得从你自己的修身开始,“君欲治,从身始”,从修身开始,从修身开始,“人何可恃乎?”

    但很微妙啊,你不往外求,往内求,感应更好。为什么?“天助自助者,天救自救者,天弃自弃者。”所以这一个故事,这一个道理也让我们莫向外求,回去从我们自己的格物、修身做起。往后的因缘就会随着这个根本,本立而道生。别要乱烦恼一大堆了,依经典就不烦恼了。

 
 
感恩老师!  

 
 
       
 
   

深圳弟子规公益网   关于弟子规公益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