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指南
当前位置:首页 - 文摘分享
 
 

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

刘余莉教授主讲  编辑:弟子规公益网

 
  我们看《论语》,孔老夫子告诉我们,“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。”就是很多人都说他好,我们也要认真的去考察,他到底是不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,大家为什么说他好,可能是他当了官,这些说他好的人都跟著受利,都有利益可得。众恶之,必察焉,很多人都说他不好,我们也要认真的去考察,大家为什么说他不好,可能这些人都嫉贤妒能,因为这个人很贤德,他那么贤明都把自己位置给超越了,因为嫉贤妒能才厌恶他。这个话就是告诉我们,不能简单的凭民众的喜好,决定一个人的德行高低。

  在《群书治要﹒六韬》上,给我们讲得就更加的彻底、更加的具体。他说如果君主是以社会大众所赞叹的人称为是贤德的、有智慧的人,以社会大众所毁谤的人认为是不贤德的人,结果就是喜欢结党营私的人、有很多党羽的人就会被举荐了,不愿意结党营私的人却被罢黜了。那些邪曲不正的人因为结党营私,把真正贤德的人给蒙敝了,忠臣,像岳飞这样的,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处以死刑;邪曲不正的人,以虚有的声誉,取得了领导的位置。结果是什么?这个社会的乱象愈来愈严重,这个国家也就不免于危亡了。所以你看这里面告诉我们民主制的弊端,可能是把那些喜欢结党营私的人给选举出来了,真正贤德的人都被蒙敝了。真正贤德的人,我们看历史就知道了,是三顾茅庐才能够请出来的。像诸葛亮这样真正贤德的、有智慧的人,要三次去请他,他才出山来帮助你。因为他没有名、没有利,他出来做事不是为了自私自利,所以他于人无争,于世无求。他看到这个君主真正想为天下人做事,真正有诚敬之心,他才愿意出来协助他。所以民主所选拔出来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人才。

  在《群书治要.晏子》上有一个具体的故事,更说明了这一点。开始齐景公派晏子去治理阿城,结果治理了三年,毁谤的声音全都传到了齐景公的耳朵里。齐景公非常生气,就把晏子给召回来了。他说你看你去了三年,结果到处都是毁谤你的声音,看来你治理得有问题。这个晏子特别的聪明,他没有去狡辩,也没有去说明,他说请您再给我三年的时间,三年之后我一定让赞叹的声音都传到你的耳朵里。齐景公就答应了他。结果他再去治理三年之后,果然赞叹的声音全都传到了齐景公那里。齐景公很高兴,把晏子召回来,说要封赏他。这个时候晏子就说了,他说三年之前我所做的事应该受到奖赏,但是您却要惩罚我;而三年之后我所做的事应该惩罚我,但是你却要鼓励我、要奖励我,我不应该接受这个奖赏。

  齐景公就问到底是什么原因?这个晏子就说,他说以前我在去治理阿城的时候,修筑小路,加强住宅里巷门户的防务,这样做了之后,邪恶的人就憎恨我;我还提倡生活节俭,力行孝顺父母、热爱兄长,惩罚那些苟且偷懒的人,以至懒惰的人就怨恨我:审判案件的时候我也不包庇显贵豪强,以至于显贵豪强之人就厌恶我;我身边的同事有所要求,合法的我才给与,不合法的就不给与,结果我左右的人就讨厌我;接待地位显贵的人亲近程度也不超过礼仪的规定,结果地位显贵之人也不喜欢我。于是三种邪恶之人在外毁谤,两种谗佞之人在内部毁谤,所以三年之内这些毁谤的声音全都传到您的耳边了。后来我再去治理阿邑的时候,我就改变了原来的做法,停止修筑小路,放松住宅里巷门户的防务,结果邪恶之人就高兴了;不再推崇生活节俭、尽力孝顺父母、亲爱兄长,也不惩罚那些苟且偷懒的人,结果懒惰之人就高兴了;判决诉讼的时候偏袒显贵豪强,显贵豪强的人就高兴了;身边之人有所要求我全部答应,也不管他们对错,结果左右之人也都高兴了;接待地位显赫之人亲近的程度超过礼仪的规定,结果地位尊贵之人就高兴了。所以三种邪恶之人在外部称赞,两种谄邪之人在内部称赞,三年之内我的好名声就传到您的耳边了。他这样一讲之后,齐景公低头沉思了一会,仍然是给晏子以重赏,说明齐景公还是一个非常明理的人。

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?告诉我们一个人要想做一些事业,很多人不理解他、不支持他,很多人不支持是因为自己自私自利,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危害,不见得这个人所做的事就是错误的。结果我们都以人民的好恶、喜欢不喜欢来做为事物应该做和不应该做的标准,但是很多人都是自私自利的。所以现在很多的领导干部上了台之后,不考虑国家民族长远的发展,只是希望大家给我一个赞叹,给我一个好名声,搞的是政绩工程,都是短期效应,不顾子孙后代的发展,那么这样很多的弊病流毒就会出现了。
 

本文来源弟子规公益网http://www.dizigui.cn/lyljs_171116.asp,欢迎转载,感恩!  

恭摘自 56-160-0001
感恩老师!  

 

赞赏护持

取消

感恩赞赏护持!

扫码支持
长按识别二维码或扫一扫

返回

 
 
       
   

深圳弟子规公益网   关于弟子规公益网站